最快报码现场直播

汉唐“特区”——凉州兴衰记

更新时间:2019-03-04

隋炀帝的中国梦——凉州的“万国博览会”比较国运壮盛的盛唐,短命的隋朝常常被后人诟病,隋炀帝更是被视为暴君。然而,在经营河西走廊方面,隋王朝的地位举足轻重。正是这个王朝,结束了东汉末年以来的动荡岁月,让河西走廊从新置于大一统王朝管辖之下。

只管咱们经常无比自豪地褒奖中华的地大物博,然而在唐宋以前,中国人的视线仍然局限于封闭的大陆(不仅是疆域上的,更是思维上的)上。在航海技巧不足以远航的条件下,黄土地孕育的黄皮肤人,被草原、荒漠、幽谷、海岸牢牢地圈起来。此情形下,河西走廊成了最重要的开放窗口。河西四郡的设置,与其说牢固了对匈奴的胜利,从长远看,毋宁说买通了全体欧亚大陆梗阻的经脉。张骞的这次举措,正如蝴蝶的翅膀能引发飓风一样,产生了时人预见不到的效应。河西走廊是出于军政目的而被打通,但军人跟使者只是促过客,最终让这里充满活力的是川流不息的商队。循着河西走廊,他们将中亚、西亚乃至欧洲的葡萄、核桃、苜蓿、石榴、胡萝卜和地毯等传入汉地;汉朝回报的,则是丝绸跟铸铁、开渠、凿井等技能。河西安定之后,欧亚大陆的货色两大文明第一次有了交换。从张骞时代开始,中原王朝终于不再蜷缩一隅,舒展开了西边半个巨大的身躯。一道大门打开之后,就不可能轻易再合拢,纵然在动乱岁月,这里的驼铃声也始终未绝。

汉武的“ 凿空”:河西迎来域外使者再次见到长安城时,曾经健硕雄壮的年轻汉子,已经有些须发花白。公元前126年,出使西域13年后,张骞重返汉都长安。当时他本人断定不会意识到,这漫长冒险究竟有着如许深远的意思。今天,有西方学者将其誉为“东方的哥伦布”、“中国第一位外交家”。张骞通西域,不仅是一次极为艰险的外交举动,也是一次卓有成效的地理探险。回到长安后,他将西域以及葱岭(今帕米尔高原)以西的中亚、西亚,甚至安息(伊朗高原地域)、印度诸国的方位、幅员、人口、城市、物产等信息,向汉武帝做了详细汇报。这份报告(其信息被司马迁采用,写入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),至今仍是研究上述地区历史地舆的宝贵资料。根据张骞带回的情报,经过一系列部署,汉武帝在河西走廊陆续设置了武威郡、酒泉郡、张掖郡、敦煌郡,史称“河西四郡”。

汉唐经济文化之所以能享誉世界皆因胸怀坦荡,高举“开放”大旗。作为丝绸之路骨干道的组成部分,河西走廊是大一统王朝开疆拓土,对外交流的前沿阵地,更是各路商旅会集、各种风物荟萃的大舞台。凉州,是众人向往的国际性大都市,吸引着李白、王维、王之涣等多位明星纷纷来当“ 凉漂”。狭义的凉州,即河西走廊的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四郡,它们就是沙漠旱海前沿的“深圳特区”。